时间:2021年4月28-30日

地点:昆山花桥国际博览中心

新闻资讯
中国电机与泵配套企业联合体
汇宝昌
张力测控
利邦传动
佳明电容器
SKF轴承
金科磁业
易锻
久知电机
亚安
捷豹
奥宝杰
华诚液压
卓玄金
豫华电机
先手激光
江阴华新电器
威乐水泵
格兰富水泵
贝递
欢世纪瑞
鸿达模具
万高电机
修铭自动化
钜丰冲压
飞翔电器
浙江利高
泰隆祥
汇能达
大中电机
皖南电机
美恩斯
西码电机
圣玛特
三菱电机
明通动力
雷利电机
骏辉磁电
佳龙真空
富士电机
东元电机
东莞万特
东方马达
德能电机
大洋电机

 

展会咨询

TEL:    18115480071

FAX:    0512-68074987

MAIL:  815280826@qq.com

原材料价格狂涨,电机行业掀起涨价潮
 

2020年12月电机行业第一波涨价潮还未平静,

第二波涨价潮于1月中旬已经来袭,

措手不及、猝不及防,一脸懵。

手里的订单突然不香了……

高工机器人根据公开资料分析发现,目前大部分电机厂商的价格上调幅度在5%-10%之间;西门子、ABB等大厂的涨幅在8%-10%之间。在涨价产品上,有些厂家是划分了部分产品涨价;也有部分厂商是对旗下全系列电机产品进行涨价。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 整理:高工机器人

2021年,电机人真的太难了。

平日里的电机企业,本身就处在“三难”境地中。

与上游要材料难。上游供应商占据市场主动权,价格上说一不二,不能还价也就算了,有时候还要先款后货。

与下游谈交易难。下游客户总喜欢跟你磨,价钱一谈再谈,还总质疑你产品的质量水平。

与中间同行竞争也难。同行中总有那么有些“搅屎棍儿”故意以差产品,无底线的低价来和你一较高下。

三处施压,电机人简直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而这一波涨价潮更是让电机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

主要的幕后“推手”

如果仔细阅读电机厂商的涨价函,会发现有这么一句话处处出现:“由于近期电机所用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致使生产成本大幅提高,已经远超公司能够承受的范围。”

原材料成为电机涨价的主要幕后推手。事实上,从2020年年底至今的铜、矽钢片、塑料、铝材、不锈钢等原材料一直处于高位走势。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长假,大宗商品市场颇不平静,以铜为代表的有色金属品种价格纷纷迎来大涨,其中,国际期铜价格创8年多来新高。伦敦金属交易所期铜连续第三个交易日刷新多年高位,铜价自2020年3月以来累计上涨93%。

数据来源:铜价行情(2021年2月24日)

在硅钢方面,2021年1月份的硅钢市场价格仍然处于高位,宝钢、太钢、马钢、本钢等钢厂的无取向硅钢基价均上调800元/吨,首钢上调900元 /吨,鞍钢上调1400元/吨,一线钢厂的现货资源量不多。

2月份无取向硅钢的期货价格延续了1月份的大涨态势,钢厂2月份期货处于基本上满订的状态。宝钢集团公布的2月份期货价格在1月份基础上上涨1500元/吨左右。

在铝材、塑料等原材料上价格也呈现一路上涨态势,各地铝材上涨幅度300元/吨。其中长江有色铝的均价是16720元/吨,上涨了300元/吨;南海有色铝的均价是16970元/吨,上涨了320元/吨……

有业内人士表示,铜、铝、钢材等原材料在电机成本构成中占比约在60%左右,例如电机的定子、转子、轴头和中空导线等均需要大量用到铜材料;再加上运输费用及人力成本的上升,导致不少电机企业都面临着较为严重的成本危机。在这一波涨价潮中,大多数型号的电机成本已经上浮超过20%。

电机厂商深陷无奈之中,涨价吧,客户受不了;不涨价吧,自己受不了。毕竟不少企业无法内部消化这部分生产成本,除非做亏本的生意,那图什么呢?

铜等原材料价格持续走高产生的连锁反应已经开始显现了。

对于涨价前已经签订订单合同的电机企业,价格无法更改,等到交货的那天,合同上的价格可能连成本都收不回。有些企业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只能和客户打“感情牌”,这次价格不调,但如果还有需求,一定要来找我呀。但人心是会变的,不是吗?

部分企业则迫于生存压力,只能选择违约,导致客户上门。一时间行业乱象频生。

涨价年年有

事实上,由于上游原材料涨价导致电机涨价的事件,基本上在每年年末至来年年初必定上演,是电机企业逃都逃不掉的“大考”;可以说,原材料涨价已经常态化了

如何应对呢?短期内的做法无外乎是提前囤货或者事后产品涨价,但是这两种方法属于“临时抱佛脚”,治标不治本。大量囤货是需要资金支持的,对于经营规模大的企业来说,问题不大。而对于更多的中小企业来说,这显然是个大问题。至于涨价,是有后遗症的。正如业内人士所说的,电机行业本来经营利润空间有限,涨价会对企业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

进亦忧,退亦忧。

也有人说,涨价不是只有负面,它可以促进行业“洗牌”,倒逼企业转型升级。当然,这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毕竟大浪淘沙始见金。但是对于那些身处其中的厂商来说,这种来势汹汹的成本上涨,这更像是有人蒙着眼睛对着大家伙儿胡乱“扫射”,总有“无辜者”会不幸“中枪倒下”。

而更为重要的是,原材料大幅涨价导致厂商被动调整价格的行为暴露出了一个行业长期存在的事实:那就是电机行业整体利润微薄,企业抵抗风险能力不足。目前,电机市场的排位赛基本靠价格战,再加上玩家之中“鱼龙混杂”,电机厂商经常在微利中徘徊。涨价潮一来,那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厂商如何让自己摆脱微利的处境,才是良策。一方面,积极寻找除原材料等这类不可控因素外能够实现降本增效的改进点,如创新产品设计,通过提升产品设计,减少对原材料与部分器件的依赖。当前比较流行的机电一体化、集成化,都是厂商对降本增效的有效探索,使得电机产品体积更小、成本更优。

另一方面,瞄准中高端应用领域,提升产品力与质量水平,去“鱼儿”更少,价值量更高的海域。

伺服受到波及了吗?

通过发布涨价函的厂商来看,涨价产品集中分布在变频电机、节能电机、防爆电机等领域,伺服电机版块暂未出现。埃斯顿在向高工机器人的反馈中表示,一方面以上电机的产品出货量巨大,如该领域的德昌电机、卧龙,基本出货量都是百万级的,即使是原材料上涨百分之一乘以百万的基数,生产成本也是非常大的。

另一方面,对于伺服厂家而言,为进一步加速国产替代,不少厂家走的是方案型路线,同时注重性价比。而在整个解决方案中,运动控制,以及伺服系统驱动器是方案成功的核心,电机成本占比相对较少,厂商受到的影响也更小。

业内某位不愿具名的伺服厂商在接受高工机器人采访时表示,目前原材料上涨势头强劲,给企业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无论是涨价还是内部消化,企业肯定在采取行动面对这一挑战。目前来看,受影响较大的主要集中在小品牌和外资品牌方面。

首先,对于小品牌而言,经过前期激烈的价格战之后,其利润空间基本探底;这一类厂商平时的毛利率大约在20%左右,纯利仅剩3%-5%,原材料再一涨价,这部分厂商的生存压力陡增。而外资品牌方面由于对利润率的坚守,不大可能会做出牺牲部分利润来挽留客户的举动。

该业内人士还指出,由于原材料价格具有周期性,大品牌与客户的协议一般是以年为单位,时间一长可以抵消原材料上涨带来的部分影响。而小品牌协议时间一般是3-4个月,跨越周期能力不足,因此受到影响最大。

此外,2021年正值工控市场的大年,目前伺服产品虽然没有出现涨价潮,但今年的需求肯定是旺盛,他提醒客户可提前备些货,以应对随时而来的变化。

禾川董事长王项彬认为,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对伺服电机的影响也比较大,材料成本上涨导致BOM成本上涨15-20%。综合来看,伺服产品的涨价趋势已在,目前是厂家内部吸收,但持续不了多久。

清能德创副总经理汤小平也表示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伺服是有一些影响的,可能造成交期延长等问题,增加厂商的不确定风险。

另一业内人士表示,影响是肯定存在的,现在整个同行都在面临原材料带来的挑战,涨价还是不涨价,不少企业在观望与调研中。

配天机器人总经理索利洋则表示,目前来看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电机壳体材料铝、绕组用铜、永磁体上的稀土纷纷涨价,导致电机生产成本也上涨不少,配天机器人目前希望尽量通过内部消化成本变化,减少对客户的影响。

2021电机行业的领先展会:2021昆山国际电机展 报名火热! 4月28-30 ,花桥国际博览中心,全面展示电机产业链新设备、新技术、新工艺、新方案的一次完美展示,欢迎参展、参观!www.dianji-expo.com

红色插画风元宵节公众号推送首图@凡科快图.png